Spur Design

故事主體看設計 含糊機制找藝術

Spur Design 是一個插畫和平面設計工作室,由夫妻檔設計師 David Plunkert 與 Joyce Hesselberth 合夥創立。工作室位於美國馬里蘭州巴爾的摩市一棟翻新的老工業建築裡。他們的客戶範圍相當寬廣,從電視網絡、雜誌到藝術機構都有合作的經驗。
(收錄於XFUNS第37期
前往欣賞Spur Design相關作品

 

  • Spur Design
  • Joyce Hesselberth
  • 星座: 獅子座
  • 城市:Baltimore 巴爾的摩爾港市 (美國馬里蘭州)
  • 最喜愛的博物館:The American Visionary Art Museum in Baltimore,MD 美國馬里蘭州巴爾的摩市的美國視覺藝術博物館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• Dave Plunkert
  • 星座:Libra 天秤座
  • 最喜愛的博物館:Smithsonian, Washington DC and the Picasso Guernica Museum, Madrid. 位於華盛頓特區的Smithsonian 美國美術館,以及位於西班牙馬德里市的蘇菲亞王后國家藝術中

 

你們在「 Spur Design 」工作室裡分別擔任什麼樣的角色?
Joyce:我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為刊物和雜誌設計插畫,不過我也做一些兒童劇場、廣告公司和設計工作室的案子。Dave 和我有不同的插畫客戶,我們有不同的插畫風格,雖然有時候我們會為同一份雜誌工作,不過仍是為不同的故事製作插畫。除了插畫以外,我有時候也會幫忙一些設計的案子,並維護我們的網站。
Dave:我的時間分割給兩個區塊:設計和插畫,比例多寡則視情況而定。一般來說,我有一定數量的刊物設計和插畫合作計畫,此外也有一定比例的時間用來製作設計作品,通常是與一些朋友或是和一位年輕設計師合作。我也負責處理所有購買印料和美術指導的工作。

你們如何進入設計這個領域?
Joyce:我成長於一個非常富有創意的家庭。我母親是一個織品設計師,曾經教授藝術課程。我的雙親都是業餘的陶藝家。我媽發覺我對藝術有興趣,引介我進入平面設計的世界裡。從此我就沒有回頭過。我在維吉尼亞州的公共大學學習平面設計。插畫進入我生命的時間要晚些,那是在我丟了工作、開始當自由設計師的時候,我才開始製作插畫。
Dave:我小時候想成為一個漫畫家。在大學時代我意外地愛上了平面設計,那個時候我還搞不太清楚平面設計到底是什麼。我開始注意到「商業藝術」,但是我一點也不曉得平面設計跟視覺溝通有什麼關係。我沒有受過插畫家的專業訓練,但在我選修的課程裡,回應視覺溝通的問題是我主要的學習內容之一。

你們在作品中要表達的是什麼?
Joyce:我喜歡以形狀為主體的簡單、強烈的影像。我的大部分作品都是為刊物製作的,因此概念總是取決於故事自身。我的工作就是在故事中找到最重要的概念,讓它變得清晰醒目,然後用圖像賦予它生命。
Dave:我尋找那些由大標題標選出來、接著在文章裡深入解析的概念,試著從中做出影像。不同的計畫需要不同程度的清晰度。我試著在清晰的訊息與某種刻意含糊的機智裡,找到適當的平衡。

你們曾描述你們的作品風格饒富趣味甚至有點異想天開,同時卻非常地簡潔有力。請和我們分享對自己創作風格的看法。
Joyce:我喜歡我作品裡的每個元素都有一個明確的目的。插畫就是一種視覺語言。我發現通常在插畫世界裡,少就是多;尤其是我這種風格的作品。如果一件作品看起來不太對勁,通常意味著我必須把某個多餘的元素拿掉,讓它變得更清晰更強烈。
Dave:在創作的初期我會先試著決定,在這件作品中,我到底是想表達某個特定的概念,還是我想做出某種誘使觀眾互動的作品?或是兩者兼具?

你們創作的過程為何?
Joyce:雖然我所有的作品都是數位作品,我總是在透寫紙上先繪製草圖。我會試著發展許多不同的概念,然後將我最喜歡的版本提交給客戶。得到客戶的許可後,我會把草圖當作範本,開始在 PhotoShop 上作業。我有一套多年蒐集而來的材質資料庫。這些材質元素多半來自我自己的攝影作品,因此我有一套很龐大的材質收藏可供選用,不過我還是持續地蒐尋新的材質加入我的資料庫,比如說手工印刷的質感。我會把每一個步驟存在不同圖層裡,方便我快速地做更動。我總是用灰階圖檔工作,所以檔案不會變得太大。最後成品會用數位圖檔寄給客戶。
Dave:一開始先製作粗略的鉛筆畫略圖,接著再繪製兩、三個完稿圖。我所有的作品都開始於一支鉛筆。我也使用 Photoshop,但我寧可盡量少用電腦軟體。

創作時腦中浮現的念頭為何?
Joyce:我真的很羨慕那些可以迷失在他們的創作之中、整天心不在焉地塗鴉就可以做出好作品的插畫家,只可惜我不是這型的藝術家。大部分的時候,我腦中想的就是:「為什麼這個形狀我老是畫不好?」
Dave:「我是不是已經做過類似的東西了?」就我們所知,你們在藝術界擔負起許多不同的角色,像是在馬里蘭藝術學院(Maryland Institute College of Art)任教,在 AIGA(the American Institute of Graphic Arts)分會授課,經營「Spur Design」工作室等等。

你們如何在這些不同角色中保持平衡?
Joyce:我們兩個的時間表都很緊。有時候我們必須暫停課程,專心趕上我們設計或插畫計畫的截稿時間。設定優先順序是必要的,這可以幫助我們做出一些困難抉擇。只要有時間,我們總是很樂於授課,因為這可以幫助我們瞭解在其他設計市場裡最新發展為何。

請分享你們最值得回憶的創作經驗。
Joyce:我有很多值得回憶的經驗,有好有壞。我記得有一次我為一個跨國公司設計簡冊。我做出了一件很棒的作品,對設計成果感到很滿意。我在一個會議室裡對著整間公司呈交我的作品,簡報後公司總裁看向我,說:「這看起來好幼稚,我不喜歡!」我真的差點尖叫著衝出會議室。現在回想起來,我會說我寧可做出「幼稚」的作品,也不要交出無聊的作品。那真是一個令人尷尬的經驗,不過我從中學到一個寶貴的課程,就是不管你多努力地嘗試,不是每個人都會喜歡你的作品。這也沒有什麼不好。好的設計有時候會讓人感到不舒服,重點在於它是否能在觀眾的心裡喚起某種反應。
Dave:我有一個客戶在我交件時流淚痛哭,因為我的設計看起來不夠像她家壁爐上裡飄著雪花的水晶球。

你們的朋友會怎樣描述你們呢?
Joyce:我想我是我們這對夫妻裡比較嚴肅的那一個。我會形容自己頭腦清醒,面對壓力時能保持冷靜。一般來說我也是一個很正向樂觀的人。
Dave:他們大概會說:我話太多了。

家人對你們選擇設計師這行業的看法?
Joyce:他們總是在雜誌裡搜尋我們的插畫作品。我想他們非常享受在報攤上發現我們作品的快樂。既然我們做這一行有一段時間了,他們已經不太擔心我會淪落為街頭捱餓的落魄藝術家。
Dave:有些親友甚至以為這些雜誌擅自盜用我們的作品呢!

你們最仰慕哪些人物或藝術家?為什麼?
Joyce:我深受一些老設計師的影響,比如說 Bradbury Thomson 與 Jim Flora,尤其是他們使用形狀的方式。我也很仰慕 Jody Hewgill 的作品,一方面是為了相同的原因,另一方面則因為她作品裡特有的神秘調性。我喜歡 Gina Triplett 嬉戲的風格。我也喜歡 Mark Ryden,他
的作品裡有一種令人心神不寧的獨特美感。
Dave:Picasso、Jack Ki rby、Paul Rand、Gar y Baseman、Brian Cronin 等等。我喜歡那些同時既是醜陋又是美麗的、睿智同時又很天真的作品。雖然 Joyce和我從彼此的作品裡得到許多靈感,但我想我們大概不會把彼此放入崇拜名單裡。

你們目前進行中的新計畫為何?下一個計畫又是什麼呢?
Joyce:目前我正在為一個新客戶做一些刊物設計案子。我剛為一個兒童劇場完成一系列的插畫。我已經和這個劇場合作有四年之久了。
Dave:我正忙著製作一本厚重的插畫書,五、六件刊物插畫,以及一個劇場促銷活動的海報。

有什麼金玉良言可以跟那些想進入平面設計世界的人分享?
Joyce:首先,持續地推銷你的作品。每個月我們都定期地將行銷資料寄給客戶。第二,發展出一套看起來融貫成一體的作品集。在你專精一種技巧前,不要急著開始嘗試第二種。
Dave:保持原創性。抄襲複製或許是學習技巧的好方式,卻不是在這行業謀生的好方法。

相關文章

Comments are closed